臥煙伊豆湖

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
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

名もなき神

*拖延症MAX迟到的生贺文
*夏目生日快乐么么哒
*第一次写文诶嘿
*无CP向
*神名是乱取的(x
*一点意思都没有(xx











名もなき神
八原的湖水到了冬季也像温汤一样,天冷却不觉水凉。寂静却不缺生气,散发着淡梅的味道。
湖边有一座已被遗忘的嗣堂,或许曾经人们在此祭拜着某个不知名的神明吧。虔诚而充满敬意,求福求安。

“夏目!夏目有在听吗?”
友人西北的声音忽然变得明晰起来,甚至能感受到那股喷洒出的温热气息。元气真好啊..夏目不禁想到。昨晚归还名字到半夜的他到现在还有点晃神,毕竟是很消耗体力的事情。
“啊,抱歉,在说什么。”
“真是的,夏目总是心不在焉。又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了吧。”西北邪笑着一把勾过夏目。
“啊!才不是啦。”夏目对友人不负责任的猜测感到有些头疼。
“西条你别逗了。是说学校北面开了家杂煮店,要不要一起去吃。”北本一向温厚,弯着眉眼解释道。
“今天不了,要早些回家才行呢。”夏目想起塔子阿姨说今天要做苹果派,一定想让自己尝尝。
“这样啊,那没办法了,下次再三人一起去吧。”
“嗯,明天见。”
“明天见咯,夏目。”

与友人分别后夏目独自沿着湖边的小道回家。
湖水很清澈,而且让人感觉很温暖,明明已经是深冬了。光是看着湖面就让人觉得很安心,也许是被什么神明守护着吧..简直就像是活着一般。
深冬的阳光像碎晶一样铺洒在水面,颇有点日式白石古道的味道。散落的光斑...
“啊!好痛!”突然感到脚尖一阵刺痛的夏目下意识的朝下看去,是一座小小的神祠。
“祠堂..在这种地方么。还真是不起眼..”夏目讪讪的收回了脚,心里混杂着对于发现小祠堂的惊讶与无意冒犯的愧疚。
祠堂早已破败颓圮,半部都被荒草湮没。百年前精雕细琢的纹路也被蛛网糊住。
上面的字迹倒还能勉强认读。
“湖神于此护佑,一方塘土清明。”
等等..这是湖神庙?!夏目觉得有点心塞。
半敷衍的合手一拜以表歉意,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陌生的声音被叫住了:“小鬼,等等。”
与之相伴的是让人无法移开脚步的迫人的压力。
只可能考虑为非人类生物了。
“妖,妖怪么..”夏目不禁沉下脸来思索起一百种起飞(x)技能,今天没带猫老师,对方听语气也不是太友好,万一是来抢夺友人帐的就麻烦了。
“喂,小鬼。”
好像完全被发现了,没办法直接逃跑的样子,夏目不得不回头应答。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进入视线的这张男性的脸绝对称得上是俊美了,而且很年轻,毫无岁月在脸上作怪的痕迹,薄红色的短发,线条纤细但深刻,到了几近刻薄的地步。白堇花饰。身着淡蓝色的浴衣,游走着飞鱼的图案,宛若天成。唯一的违和感大概来源于与怒容不相符的头顶的小触角,像出生的鹿一样,显得有点可爱..?连故意威吓的样子也有点像蹭得累。(x)
“你踢到我的祠堂了。”原来是帅气的湖神SAMA。
男人说着,语出的一瞬间又突然温和下来,让人有点难以捉摸。
就好像..并不真正在意一般。
“原来这是您的祠堂啊,”夏目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的话,生气也是难免的吧。再想想这破祠堂,忍不住觉得有点可怜..“刚才真是非常抱歉,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嗯。”湖神好像真的不怎么在意。
夏目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但就算是没有危害的温和神灵,夏目也不想扯上关系。毕竟自己对鬼神之事知之甚少,万一莽撞行事,给家里带来麻烦就糟糕了。
所以郑重的道歉后,夏目转身打算离去,却再次被湖神叫下了。
“你可以看得见我。”尽量显得波澜不惊的语气却掩不住那份惊讶与..可以说是欣喜的感情。
“嗯..姑且算是吧。”夏目有点无奈的撇撇眼。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吗?”白色的瞳仁闪烁着些许期待。
“诶?”夏目对这种毫无预兆的发问有点摸不着头脑。“抱歉,我不知道您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话..”
“你也不知道呢。”好像真的非常沮丧。“我忘了我的名字,想要找回来。”
“这样啊..附近的妖怪和神大概会知道吧,去问问他们怎么样。”
“他们都不记得了。”湖神露出悲伤的表情。
“....”向来容易被打动的夏目此时也显出了担忧的神色,但是也不至于积极到自荐担下找名字这种毫无头绪的活儿。
而且时间也不早了。
”抱歉我现在得回家了,”夏目真挚的再次道歉,大概对于自己无法帮忙这点多少有点过意不去。“那个,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名字。”
湖神没有说谢谢也没有道别,只是轻轻的向离去的夏目挥了挥手。

“你说湖神?”猫咪一边大肆咀嚼着美食一边含糊不清的开口。
“嗯,今天无意间遇到的。”
“你怎么总是会遇到奇怪的事啊,一定又是你多管闲事了吧。真是的,万一是凶狠的妖怪怎么办,我的猎物还真是完全不懂得保护自己!我明天还是跟着你吧。”
“这次不是啦,老师到底知不知道湖神的事嘛?还有,我才不是什么猎物。”
“完全没听说过,嗝呼——!天妇罗太美味了!酒!我要喝酒!”
“嗝呼是什么..”夏目对自家任性的猫感到有点无奈。不过连猫老师这样资深的妖怪都不知道的话,谁会记得呢。

冬季的夜晚总是很容易入睡。

“名字..我的名字。”
周身是漫天雪花,夏目穿着单薄的睡衣,能感知到的只有寒冷。
“名字..我想要找回我的名字。”这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是夏目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弄丢了...”
“名字。”

被昨晚喝得半醉的猫老师抢走被子的夏目终于在寒冷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但是那个梦大概并不是偶然吧..看来自己果然很在意呢。

“塔子阿姨,您听说过八原的湖神吗?”早餐时夏目问道。
“没有听说过呢。”
“这样啊。”好像真的没有人记得这位神明。

放课后经过那个小祠堂夏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而湖神并不在那里。没有神的祠堂和空壳无异。
“搞不好是去找名字了吧,那家伙。”肩上的猫并不会简单为此动容。
“嗯,看起来是呢。”
“嘛,真是想不到呢。”猫老师感叹道,“所谓的神明,是会被需要被呼唤的存在。人们呼喊神明的名字,向神明祷告祈福,然后神明对他们的愿望作出应答,生生世世守护着他们以及其后代。所以神明的名字是会被人们所牢记并且敬拜的。”
“但是他却被忘记了..连自己也不记得。”夏目不禁觉得有点悲伤。曾经那样被人崇敬着,现在却连名字也丢失了。
“不过还真是笨蛋神明啊,找名字这种事情根本毫无意义。”猫咪不屑的用前爪蹭了蹭脸。
“为什么?”
“名字这种东西,只有被人呼唤才有意义。就是为了被呼唤才存在的。这点于人于神都一样吧。如果说神明已经被人忘记的话,即使找回名字也改变不了他已经不被需要的事实。”
“怎么这样..”夏目感到无法接受,却又完全没办法反驳。大概因为猫老师所说的是事实吧。
“总之这件事这与你无关。夏目我们回去吧,我要吃七迁的馒头!馒头馒头!”
“猫老师你慢点别乱跑!”夏目无奈的追着自家猫离开了祠堂。
隐藏在叶间的湖神正安静的坐在树上,随意垂下的脚,好像微微有些颤抖。但并非因为寒冷。
“我都知道的啊。”一直都知道。
但是拜托了,请告诉我,我的名字,是谁都好..
湖神从来都不知道,哭泣着的神明,比人类无助得多。

发现手撑着树勉强站立的湖神,不过就是第三天的事而已。
薄红逐渐褪下,半透明的身体发出幽微的荧光,羽睫垂下,最为刺目的是凋零在脚边的白堇花。
那就是,没有名字的神最后的姿态。
夏目微启小口,惊呼声却卡在声带里出不来,也咽不下。
夏目急忙跑过去半扶着怎么看都像是要倒下的湖神。
“呜哇!”猫老师则是差点被从肩上甩下。
“请问您怎么了?!”
“大概是..快要消失了吧。”从唇齿间传来微弱的声音。
“神明一旦不再被需要,甚至被遗忘了之后,便会慢慢消失,归为虚无。这家伙大概就是吧,光是维持湖的宁静就是全力了吧。”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我能感受到。所以才希望在这之前,能把自己的名字找回来啊。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行了..”湖神随即苦笑着。
“真的没有人记得啊..”也不知道这幅身体还能撑多久。
“我扶您回祠堂!”夏目再一次伸手接下那摇摇欲坠的神。
但湖神只是费力的摆手。
“我还行....我必须、一直到找回我的名字为止..我不会停下的。”形体衰败到极致,精神却以另一种形态重生、愈加坚毅的神让人觉得莫名的耀眼以及..心疼。

夏目当然没办法放下执著的湖神,于是稍微对塔子阿姨撒了谎说今晚会借住在同学家里。带着猫老师和湖神一起四处询问。
大概真的是太过久远,又亦或是太不知名。似乎真的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甚至连他的存在也完全不知情。

此日清晨,他们带着临终的神回到祠堂。
并不刺目的阳光此刻却无情的贯穿着湖神的身体。
湖神向夏目道谢。
夏目的肩头颤抖着,被人遗忘这种事实在是太过悲伤了。
“别露出这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啊,”湖神伸手触碰着夏目的脸颊,“让你担忧这么久真是抱歉,不过没关系的。我在的每一天湖水都很平静,这样就够了。那就是我所该做的全部。”
“可是..”可是没有人记得这样守护着人们的你。
“这么任性的愿望,谢谢你陪着我哦,夏目君。”

“啊!终于找到了!”兴奋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一个少年朝这边跑了过来。
奔跑过来的少年看着这个自己一直想见,而现在却几近消失的人,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赶上了哦,露神。”少年依然露出爽朗的笑容。

神明化作光开始上升,可是在到达了看不见的穹顶之后,竟然落回了湖中。
八原的湖今天也很平静。

夏目和猫浪(x)了一晚后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个小鬼竟然赶上了啊,名字也找回来了...叫什么来着?”
“露神啦。就是因为像猫老师一样的人太多了才会被忘记吧,真是过分。”夏目戳了戳猫咪白嫩的脸。
“叫什么都与我无关吧。先不说这个,饿了一晚上了!夏目,我要吃乌冬面!乌冬面!”
突然被叫到名字夏目愣了一秒,随即温柔的笑了。
“猫咪吃面条真的没问题吗。”
“少把高贵的我和猫类相提并论!快带我吃乌冬面!”
“老师。”夏目突然叫道。
“嗯?什么?”猫咪停止了挥舞爪子的嚣张,也停下来回应着少年。
“老师的名字,我会一直记得哦。”
“切,少说那种恶心的话了!真恶心!”
夏目轻轻地笑出了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