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煙伊豆湖

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
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

願わくば キミと共に(中)


来源:战原老师的长篇漫画



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在三小时内又再次见面了。

回到家里黑子也无力再温书,干脆躺在床上看起小说来。三岛由纪夫的心理描写总是细腻到惊人的地步,不经意间便会从中瞥见现实的身影,发现我们的狡猾之处。

这种感觉并不糟,反倒是有种奇妙的共鸣感。黑子饶有兴趣的品味着。

这时手机嘀嘀的震动了,黑子保持仰躺的姿势伸手拿过手机查看讯息。

“from:赤司君
sub:哲也
contents:我在你家门口。”

跑到楼下开门的时候赤司真的站在门口,身着常服,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运动包,手里握着的手机显示屏还未熄灭。

“哲也,今晚能让我借住你家吗?”赤司开门见山的说道。



黑子给赤司倒好茶后也坐了下来。

“别担心,我今天来可不是别有用心的。”

“...看起来也不是这种气氛。”

“其实是今天的事情被父亲发现了,发生了一点摩擦。”赤司用公事般的口吻说着,“我和你的事情好像也暴露了,你知道的吧,周围一直有人在持续监视着我。”

“虽然知道但是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

“现在也在到处搜查着吧,关掉手机也没什么意义吧。”赤司看着黑下去的显示屏苦笑道。

“他们是在担心你吧。”黑子感受到了赤司家的些微异状,但又不愿放弃的想要找回人情的影子,不知是在说服赤司,还是在说服自己。

“就算是担心,也是担心我在外做了什么有损家族名誉的事吧。”

一截浸湿的茶梗竖了起来,不知预示着何时何地的好运。黑子感到声带令人心烦的干燥着,害怕说出的话也会因此变得干涩而无用。

“我还是去别的地方吧,”赤司突然起身,“留在这里也迟早会被发现,不如在牵连到你之前离开这里。”

“可是在我家会被发现的话,去其他同级生家里也一样啊。你,没有地方可以去吧。”黑子哲也突然冷静下来。

“是啊。”

“那就住在我家吧,你有吃晚饭吗?”他想起了自己一贯的心情。

我想要保护赤司君,成为赤司君的依靠。


和家里人介绍并解释这个男同学要住下来不是什么难事,赤司的礼节也落落大方讨人喜欢。倒是黑子有点微妙的害羞,好几次咬舌。

由于时间太晚,整理备用客房实在不便,赤司体贴的提出和黑子住一间就好了。心有余悸的黑子想要吐槽,但是今天的赤司看起来简直正经。(x

黑子右手握着吹风机轻轻摆动,左手捋着赤司湿漉漉的头发。一般赤发总给人尖锐、粗糙的感觉,但赤司的头发却十分柔软,触感很舒服,黑子突然明白为什么赤司总爱玩自己的头发了。

黑子仔细的为对方打理着,隔着发丝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头皮,稍稍用力则能感受到骨骼的构造。

差不多快干的时候,黑子关闭了电源。没有了吹风机的噪声,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

看着那颗微微下倾毛茸茸的红色脑袋,黑子再次把手覆了上去,有一下没一下的捋顺。

“明天的练习怎么办呢?”
“不想去。”

“...”没有想过赤司竟然会说不想去这种话,这个人也是会逃避的啊。

而且,明明学校是对于他来说唯一一个自由的地方了。

“哲也,原来我所在的世界,是这么狭窄啊。”
黑子突然感到,或许这个人的世界正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

黑子从后面伸出双手环住赤司,但这样的亲密接触仍然让黑子感到不满足。就好像害怕对方消失一样,又紧了紧,胸膛紧贴着对方的背部,嗅着颈部与自己同样的香味,又往前挪了挪,贴上对方半转过来的脸,黑子小心翼翼的蹭了蹭。
就这样擦干你的泪水吧。



“赤司君就先住在我家吧,房间里有很多书,感到无聊的话可以看。书的种类比较杂,我想总会有...”
“我想去更远的地方。”
黑子顿了顿,把书放回书架,认真的看着赤司。
“那么,我也一起去吧。”


只是想着要去“很远的地方”,但并不知道具体去哪里好。于是两人买了一日内任乘的车票乘上新宿线,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铁停停靠靠。

列车在本八幡站戛然而止,黑子和赤司相顾而视,说着没办法了呢,随即走出了车站。

买了份千叶县的地图,两人稍微考虑了一下,决定去位于东南部的御宿町。

人口不足一万,海水浴场虽多但不算太出名,所以游客也相对较少。是个很安静的小镇。

稍为人熟知的观光区似乎只有月の沙漠、纪念馆之类。两人都兴趣索然,直接扑向了海边。

御宿町的海岸线漫长而平滑,内凹的弧度像是在开怀接纳海水。两人的衣服里都灌满了咸咸的海风。

“赤司君,你不吃吗?”黑子递过去的M记外包完全没有被搭理的迹象,赤司摇头。


“我不要这个。”
“接受不了庶民的味道么,你今天连早餐都没吃吧。”

赤司没有再回答,而是就着后仰的坐姿躺了下来。黑子叹了口气,把午餐放在一边,也跟着躺了下来。

不断平铺而来的薄浪细细的啃食着沙岸,随之潜行的海水的凉意让脚尖有些想退缩。

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没有前兆性的,赤司突然开口了。

“我很喜欢帝光,校风也很适合自己。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间学校的话,我也不会执着到这个地步吧。”

黑子转过头,刚好对上赤司的视线。
“我很喜欢你,哲也。”

“那种事也做了不少,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啊...”似乎是想掩盖突然听到告白而产生的羞涩,黑子别扭的说到。

“嗯,我想再说一遍。”赤司也不再看黑子,而是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表情看起来是有点享受的柔和。

黑子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如果潮水就这样上涨的话,我们可能会淹死哦,哲也。”赤司继续说着。

“嗯。”

“这样也不错吧。”

你果然在想着这样的事吧,想要消失之类的,绝对不允许。

黑子侧过身,半坐起来,摸索了好久的手也终于找到了赤司,紧紧握住。

“我不要。我想和赤司君一起活下去。”

“哲也..”赤司有点惊讶,虽然言语某种意义上昭示着心情,但自己并无意将话题带向这个方向。

“赤司君,我想成为你的栖身之处。”

“请不要从我的世界把你夺走。”

“赤司君,你知道吗。我是如此的喜欢你。”

赤司勾起嘴角,像亲吻花朵那样吻了上去。

“你才是,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啊。”

赤司想着,滴落在自己脸上的液体,一定比海水滚烫太多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