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煙伊豆湖

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
百年后醉得有血有肉。

願わくば キミと共に(上)


来源:战原老师的长篇漫画




“如果潮水就这样上涨,我们会被淹死的。”
“嗯。”
“不过,那样或许也不错吧。”

每次和赤司君做,总是在这里。
黄昏的图书室总是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现在那可疑而引人遐想的啧啧水声。
是接吻吧。
“哲也,门有好好锁上吗?”赤发少年半疑问的确认着,手却已经闲不下来的开始解着面前人的衣服。
“嗯。”
白皙的肌肤露出,胸前的粉红约现。少年特有的纤细身材,完美的人鱼线隐于校服裤内,让人想一探究竟。
修长的手指划过脸颊,勾勒脖颈,停留在肩胛骨处稍稍用力按压。观赏般的细细玩味着。
被唤作哲也的少年看着眼前被日光余晕裹藏了表情的好看的脸,心跳漏了几拍,有点恍神。
“这种时候也能走神也算是一种本事了。”赤司报复性的揉捏上胸前的红缨,“哲也不专心啊,要惩罚。”
“啊、”突如其来的动作引起了急促的喘息,“赤司君..”比起被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无法否认的快感更使黑子感到羞耻,他闹别扭一般移开了视线。
而且,走神都是谁的错啊。
赤司重新吻上来,黑子也难耐的迎合着。舌尖相互追逐缠绕,柔软又粗糙的触感使人触电。来不及下咽的唾液顺势留下,明晃晃的像是银丝。
越是喜欢什么就越想得到,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显然没有耐心继续挑逗,赤司眸子一沉,很快便把人推倒并顺势压了上去。
黑子抬手遮住了眼睛。
自己果然是非常喜欢这个人的吧。


这个夏季超乎寻常的炎热,远处的景色因水汽的肆意折射而褶皱,波动。大地完全燃烧了起来,不断上升的热空气使人呼吸困难,达到恐慌的程度。
也许到今天地球就要终结了也说不定啊。
至少对于正在进行暑期训练的运动部成员来说,这种天气无疑是灾难。
“呜哇!!小黑子你还好吗?!”黄濑一脸担忧的跑向面色不佳的黑子。
“我还行..还有黄濑君请把我放下来。”对于队友把自己一把举起的过度反应,黑子感到很无奈。
“诶诶要不要去医务室休息一下?!话说小黑子你好轻!!”黄濑丝毫没有理会到黑子的话,反倒像是发现了新的乐趣一般把黑子举得更高了。
“我要生气了。”话虽这么说也还是保持着扑克脸。
“黄濑。”听到这个声音黄濑不禁倒吸一口气。“也许你想去外面跑圈?”
“小赤司!不对不是这样的!小黑子他..”
“你现在该干什么。”
“报告!练习!”
“外圈20。”
“是!”
黄濑小心的把黑子放下来以后飞向了球场。
“赤司君不要总是欺负黄濑君。”
“只是给部员临时调整了训练菜单。”口吻是一贯的不容置喙。
“请不要滥用部长的职能。”
此刻的黑子双唇泛白,出汗量怎么看也足够让人脱几次水了。
“哲也稍微休息一下再继续训练吧。”赤司看着明显又做了超出菜单训练量的黑子,叹了口气说道。
“好的,赤司君。”


部活结束后,黑子搬着篮球框去器材室。下楼梯时发现下层有两三个男生在闲聊。
对偷听一事毫无兴趣的黑子淡然的继续自己的搬运工作,却在听到某个名字时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你知道中村递交退部申请的时候那个赤司征十郎说了什么吗,他居然说这样也好,省去了我劝退你的麻烦。”
“诶,在本人面前说这种话么!”
“是啊。虽然我也觉得对某些确实没有天赋的人来说劝退反而是种温柔,但是这样毫不顾忌的说出口也太..”
“好过分!太傲慢了吧!”
..........
“哲也,还不把篮球框送过去没关系吗?一会儿要到关门的时间了吧。”
“啊!”被不知何时开始就站在自己背后的赤司吓了一跳,黑子不禁惊呼一声。
“嗯,现在就去。”
赤司比黑子快几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走廊上。
“那个,刚才的对话,”赤司君也一定听到了吧,“因为我非常了解退部成员的心情所以..”
有一些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得到的事物,天赋这种东西就是那么残酷而刺眼。但是,超过常人多倍的付出决不是毫无意义的。黑子哲也坚信着这一点。
“没有必要去一一考虑无用之人在想什么。妨碍取得胜利的因素,排除就可以了。”
“......”
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说服力,而且完全不在同一层面的对话,似乎也很难进行下去。
认识到这一点的黑子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两人之间存在着某种分歧。


次日依旧是和茭白中学的练习赛,现在比分88对65。茭白节节后退,第三节刚开始就失去了先机,被帝光的进攻式快节奏打乱了阵型,即使垂死挣扎、背水一战也没什么希望了。
黑子和绿间被换下,两人都利用这个时间赶紧调整精力,补充水分。黑子突然想起昨天的事,忍不住问了起来。毕竟绿间算是为数不多的了解赤司的人。
“赤司确实具备无人可及的实力,也很有声望,在身边有很多人都对他抱有几乎是崇敬的感情。“绿间不温不凉的说着,“但是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会遵从他,这一点上灰崎是最好的例子。”
“赤司君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胜利呢?”
“执著?不是这样的说。对于他来说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事,并不是什么需要去执著、追求的东西。”
“..绿间君,一说到赤司君的事话就会很多呢。”
黑子将目光投向球场,红色的司令有条不紊的组织着进攻。因为胜利对于他来说如同呼吸一般理所当然,也没有过为了取得胜利而百般受挫的惨样,努力并持有天赋。一切都尽在他的眼中。
那个人确实是百战百胜的天赐之子啊。
“受指教了!!”练习赛以帝光的胜利结束了,完全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赤司马上召集所有成员进行赛后大会。
“今天的大会好长啊。”黄濑表示已经把持不住了。
“比赛由很多不足,还是好好反省吧。”绿间用中指推了推眼镜,也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你们不觉得小赤司最近格外的鬼气逼人吗!虽然一直也就是这种感觉..”
“黄濑君也发现了吗。”
“对吧!小黑子不愧是我心有灵犀的好队友!小黑子么么渣!”
“黄濑闭嘴,黑子也是。”鬼气逼人的队长怎么可能听不到下面人的小心思,两人马上噤声肃立了。
“以上就是大会的全部内容。大赛就要到了,希望大家抓紧时间各自改善。败北是不可原谅的。堀北,你有在听吗?”
赤司凌厉的看向明显对演说满不在乎的堀北桐人,发声质问。而这个新进的一军成员脸上不屑的神情更加明显了。
“不被谁原谅?学校吗?监督吗?还是你?”
“喂!”绿间有点听不过去,而且在这里激怒赤司绝对不是明智的做法。
“我们打篮球、比赛,不是为了你在学校的自由。”堀北轻松又放肆的说出令人不快的私事,挑衅意味十足。
“听说你,比赛输了的话就得转校吧。”最后还不忘补一句。
赤司从未向自己提起过这种事。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黑子感到了担忧,他究竟独自背负了多少东西?突发事件毫无声息的揭露了黑子心中一直以来难以言状的不安定。
而赤司本人倒是没有丝毫动摇,只是眯起本就细长的双目看着对方,丢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场地。
“对方针不满的人可以随时离开。我们的队伍不需要绊脚石。”这样的人对于赤司来说根本没有为其留足的价值。

余辉维持着白昼,热度也恰到好处。
“赤司君!”
“怎么了哲也,一副着急的样子。”
看着追赶上来的黑子,赤司不禁伸手顺了顺对方的毛。水蓝色的发丝十分柔软,有着让赤司不愿停手的触感。按了按头顶的发旋,随即又滑到颈部的发尾。
“赤司君,请别玩了。”
“抱歉抱歉,因为哲也这样乖乖追上来的样子太像小狗了。”
“我看起来像吗?”
“很像哦...呃。”看着眼前散发着愈来愈重的黑色气压的恋人,赤司讪讪的收回了把玩的手。“话说回来,哲也找我有事吗?”
“嗯。刚刚的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取得每一场比赛的胜利是我能自由待在学校的条件,输了的话就要转去洛南才行呢。”
洛南中学。以令人发指的升学率和优秀率著称,输了的话就去那里么可恶的有钱人。黑子有点想咋舌。
不过赤司君还是想继续留在帝光的吧。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么?”
“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应该是和家里通话的时候被偷听了。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赤司甚至屈起食指摩挲着下巴,开始认真的想了起来。
“赤司君重点?”黑子扶额。
“有什么问题吗?”赤司疑惑的看向黑子,配上萌萌的童颜简直风味极佳。

“为什么不告诉我大家呢,说出来的话大家就会明白赤司君的处境..”
“然后呢?”赤司不可置否的轻笑着。“让他们明白我现在进退维谷的处境然后呢?”
“...”
“没有人会因此更加努力,他们不会因我而动。我的处境不会改变。反而是将自己的弱点暴露了出来,所以根本让别人知道的必要。”没有给黑子留出应对的时间,赤司继续说道。
黑子一时语塞。
痛苦与苦衷究竟能被分担到什么程度,赤司君的苦恼之事旁人真的能理解吗,自己真的能理解吗?
而且说到底,这件事对于赤司来说真的构成了麻烦吗。毕竟他一直都是那么的游刃有余。
那么自己的理由就只有一个了吧。
黑子哲也只是纯粹的在关心着赤司征十郎。想要知晓有关他的事,不希望他独自背负着自己的路。所以看到赤司转身离去黑子便马上追了出来,简直就像瞬息感觉一样。
而究竟要怎么做,他也突然领悟到了。
“至少我会因为你而想要更加努力。”黑子直直的看着赤司说出了这句话。眼神清澈得让人无法撇开视线,嘴角的弧度浅浅的弯着。黑子的真心从来都让人无法回避。
玩家黑子哲也直球技能一击中,——玩家赤司征十郎阵亡注意阵亡注意——
“看来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啊。”赤司无奈的笑着,眉眼弯起来比平时还要好看。赤司揽过黑子,安心的把重量放在了黑子肩上。
“谢谢。”
余辉维持着白昼,热度也恰到好处。是说——谈恋爱的话刚刚好呢。

评论

热度(18)